短视频盛世之下,共享经济“落草为寇”!

2018年6月16日08:21:39 发表评论 774 浏览
时代在召唤:短视频“占山为王”,共享经济“落草为寇”。。。

2018短视频独霸天下,雄赳赳气昂昂的开始进入这个盛夏,虽然纷争不断(头腾大战),而且还出各种昏招(暴走漫画的前车之鉴,痘印显然还在飘),但还是无法阻止抖音占领“今日头条”。

遥想共享当年,Uber文化入侵,最后被中国学生滴滴和快的占尽先机;Airbnb水土不服,当然,在中国特色的房地产文化渲染下爱彼迎又怎么可能改变国内的“房”文化。

于是,作为公认的共享经济先驱Airbnb和Uber只能亦步亦趋,眼看着滴滴和快的爆发式增长。

当然,作为“坏小子”的Uber可不想“三好学生”Airbnb,它创新性的跨界营销还是在国内撕咬出“一席之地”,并且还获得不少国内粉丝的拥趸;以至在后来滴滴快的合并(2015年2月14日)之后的庞然大物再一次合并优步(2016年8月1日)的时候,群情激奋。

不过对于那些年“风口浪尖”的滴滴,程维显然是不在乎的。

共享汽车的兴起对于国人的出行,可谓是一次“巨大的跨步”,从“乘客站台等司机”到“司机在指定位置接乘客”这不仅仅只是简简单单的主谓宾变化,这背后有的是互联网文化对于传统行业的“暴力颠覆”。

而且各打车平台的兴起,巨额补贴的下放,虽然是企业为了争抢有限的市场空间才出此下策;但是对于用户习惯的培养,带给用户的方便却是潜移默化的。

虽然滴滴合并快的,以及中国优步之后,肉眼可以看见的“倒车”让不少人心有戚戚。

但我们也不能否认这一波共享汽车的“明争暗斗”已经种下了“共享经济”的种子,给不少传统行业的“互联网化”指了一条明路。

不管是紧随共享汽车而来的共享单车、还是后面陆陆续续出现的共享巴士、共享电车,以及以租赁形式出现的共享汽车;当然,随着共享经济概念的火爆,什么牛鬼蛇神都出现了,像是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甚至是共享男友(一元男友)什么的,乱象纷呈。

至于唯一靠谱,而且能够落地的,大概也只有现在的“共享办公”,只不过这也带来了新的问题,成立一家公司的成本“更低”了,雇员的待遇很难得到保障。

作为共享经济的“头号玩家”,Uber可谓是问题缠身;什么政治的、政策的、安全的,甚至就连Uber的司机和CEO都“绯闻不断”。

北京时间6月14日早间新浪科技消息,Uber CEO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周三在Twitter上宣布,该公司已经挖来Facebook产品总监丹尼尔·丹克(Daniel Danker),任命其担任司机产品负责人。

因为目前Uber深陷“无人驾驶困局”:在无人驾驶领域浸淫两年之后,还是充满了傲慢和狼性。

至于Airbnb,这家刚刚庆祝完自己十周年的公司,似乎也有些“流年不利”。

本月初,日本旅游局突然宣布,没有获得「运营许可」的民宿必须取消 6 月 15 日之前所有的预定。受此影响,Airbnb 被迫取消数千单民宿的预订订单,还将拿出 1000 万美元来补偿那些受影响的客户。

事发之后,Airbnb 在 6 月 7 日曾试图与日本旅游局协调试图解决这一问题。但日本旅游局态度坚决,并未作出任何退让。

带来的直接反应就是日本近八成Airbnb民宿下架,酒店价格翻倍。

这对于“看政策吃饭”的Airbnb,显然不是一个好苗头。

国际上Uber和Airbnb这两家共享经济“鼻祖”陷入了共享经济的“深渊”,不管是Uber的桀骜不驯还是Airbnb的乖巧可人,他们都无法避免共享经济的“核心问题”。

 

共享汽车:风波再起,外卖破局

共享经济其实早在2015年滴滴和快的合并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自己的人生巅峰。

2016年完成“吞并”中国优步也算不上有多大的“真本事”,并且很有可能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在吃自家的“老本”。

以至于2018年居然需要通过安全事件才能“抛头露面”。

而且滴滴的“百万悬赏”更多的也只是一种公关手段,我们看不到滴滴的“更多承担”。

当然,这里也不得不提到滴滴和美团的各种恩怨情仇。

要知道,自从王兴2016年4月份谈到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之后,TMD就被认为是“友军”。“东兴饭局”上三人“首次合体”。

只是没想到2017年又是一个情人节,美团在南京低调上线打车服务,虽然是没有做任何的宣传,但是却格外吸引眼球。

而且就在11 月,美团又被曝出在互联网招聘平台上,放出分时租赁共享汽车 iOS 算法工程师和资深 Java 研发工程师的招聘信息。

就在2017年12月有媒体报道,滴滴内部一个 10 人左右的团队正在开发一款“和美团外卖非常相似的产品,团队负责人还是滴滴内部一名资深产品负责人。让人颇为惊诧的是,“滴滴外卖”试水的第一个城市很有可能也选在南京;南京正是美团试水“美团打车”业务的城市。

2018年3月21日,“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同日拿下杭州运营资质;“滴滴配送”App上线后,滴滴外卖业务计划于4月1日在无锡启动。

不要以为这一局在“打车+外卖”的战争上,美团“得寸进尺”,考虑到滴滴2015年就投资了饿了么,而且至今还是饿了么董事;王兴的行为就更像是一次“蓄意报复”。

在众人为滴滴外卖的成绩感到惊叹之际,滴滴开启连锁模式2个月3座城市已然布局无锡、南京和泰州,想要构建滴滴外卖自己的“江苏运营铁三角”。

虽然“滴滴外卖”严格意义上不属于滴滴“共享经济”的一环,但是在滴滴IPO之前基于拿到市场份额给自己赋能的滴滴来说,却是不可或缺的。

共享单车:摩拜卖身,哈罗上位

ofo内部问题,一直是ofo最大的问题。

最近,又有两篇文章《小黄车快黄了(6月4日)》《ofo押金仅剩35亿元,挪用押金或超百亿?(6月11日)》为ofo带来了满满的“恶意”。

ofo虽然均给出了相应辟谣和回应,与其是为了说服别人,不如说只是为了说服自己。

毕竟,ofo的问题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乾纲独断的。

相比于ofo的“招黑”体制,摩拜却是以另一种形式出现在大众眼前。

2018 年 4 月 3 日晚,摩拜就美团收购案举办股东会议,最终确定美团以 35% 美团点评股权(11亿美元)、65% 的现金(16 亿美元),共计 27 亿美元全资收购摩拜单车。

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4月5日,一篇叫做《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套现15亿:你的同龄人 正在抛弃你》的文章刷爆了朋友圈。

虽然15亿这笔账是怎么算出来的有点Bug,但是作为“成功者”的胡玮炜必然是春风满面。

2018年6月4日,沉默许久的共享单车又发生地震:蚂蚁金服19亿增资哈罗单车和ofo在20城市取消信用免押金。

再联系到今日哈罗控诉ofo的檄文:

而且今日公众号“哈罗单车杭州”发文《某黄,我忍你很久了!》,文中控诉了珠海市和烟台市ofo小黄车工作人员破坏哈罗单车的情况,并喊话ofo:

“哈罗单车从不恶搞竞(争)对(手),也烦请竞(争)对(手)提高自身的水平,我们拼的是实力,是科技和用户体验,而不是背地里玩的那些小把戏。”

是不是有点“细思极恐”的感觉。

共享充电宝:无语凌噎

至于共享充电宝有什么值得说的?

我想大概就是王思聪和陈欧的赌局,什么时候兑现吧?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滴滴通过饿了么“窥视”美团的外卖市场,美团如今更是收购“摩拜”从共享经济的另一块大陆“夹击”滴滴;更不要说滴滴和美团在南京、在无锡的各种“明争暗斗”?

共享经济对于传统经济,不只是一种“破坏性的创新”,还是一种相当有攻击性的物种,于是,它们随时面临着“监管”,并且也会因为政策而“一蹶不振”。

就像Airbnb,虽然不像Uber一样嚣张,但是它所面临的问题却依旧没有减少。

而且一旦有企业把共享经济的这主公攻击性变成一种“实体”,对于“实体店”来说又将会是一场“灾难”。

固然,共享经济有天生的“渠道基因”,可以快速的完成前期铺垫和积累,能够搭载不少传统模式,但它带来的竞争却不是线性的,而是指数级竞争;在极短时间内通过“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自残式”打法带来的只有破坏和重建。

  • 博主微信
  • 扫一扫,来聊天吧
  • weinxin
  • 站长技术资源群
  • 群号: 465630005
  • weinxin
赵斌
微商加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