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抖音快手,短视频这块大肥肉竟然还有这种吃法

来源:赚贝金融

阅读量:浏览: 388

发布时间:2019-01-31

除了抖音快手,短视频这块大肥肉竟然还有这种吃法
做内容的公司怎么活下来?这或许是现在内容生产行业的天问。如果把这个问题放到时下热门的网络视频领域,就显得更为迫切。 网络视频领域,像一块鲜亮的肥肉。2017年中国网络视频行业收入规模达到了创纪录的950.3亿元,行业5年来的增速都保持在50%左右,网络视频用户超5.7亿人,基本占到中国整体网民规模的四分之三。 这块肥肉抢食者众多。尤其是当BAT、今日头条、美拍等大佬高调入局、强势补贴之后,从2015年到今年,单短视频MCN机构就从最初的160家增长到3000多家。 肉虽肥美,但是怎么才能吃到嘴里,玩家却都还在摸索阶段。在这样的背景下,已经在行业里摸爬滚打将近7年之久的新片场,从打造创作人社区起家,逐步拓展出新片场影业、新片场短视频、新片场营销等业务品牌,已经成为国内前列的MCN公司。 在一个尚不成熟的市场,如何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找到活下来的可能,新片场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路径。这也让他们的投资人名单不断拉长,从九合创投、阿里巴巴集团、红杉资本、中瑞、天星资本、完美世界、孚惠资本,到永桐资本,累计融资金额上亿元,并于2015年12月4日,作为新媒体影视领域首家平台型公司登陆新三板,成为国内“新媒体影视第一股”。 除了抖音快手,短视频这块大肥肉竟然还有这种吃法尹兴良 光照进来的地方 尹兴良算是短视频领域最早的入局者之一。早在2011年,他的第一个项目“V电影”就已上线,并拿到了九合创投的天使投资。这个网站是受到国外聚集视频创作人的平台Vimeo的启发而创办的,当时短视频的风口还远在千里之外,尹兴良只是洞察到新媒体影视即将迎来市场爆发性成长。 于是,基于“V电影”吸引来的巨大流量,尹兴良决定创办新片场社区,其定位是为创作人做好周边服务,孵化好内容。 社区在当时算得上是流量的洼地。2010年前后,5D照相机等各种拍摄设备快速普及,但一直缺少一个创作人交流的社区,新片场的出现正好契合了这种需求,在短时间内迅速吸引了一大批创作人。 然而,社区的性质注定了它离钱很远。在2015年之前,公司基本上没有收入,一直在亏损,只能靠天使轮的融资维持。 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网络大电影给了新片场活下去的可能。 2016年,刚进入网大领域的新片场,以很低的价格买断了《杀人游戏》和《微博直播杀人事件》的发行,通过这两部戏摸透了网大发行业务的流程,也跟视频网站建立了深度的连接。 摸清了玩法之后,新片场推出了网络大电影《错了性别不错爱》。影片上线之后,新片场将营销的主战场放在了微博,做一些关于电影的热门话题和微博访谈。女主角的粉丝1周时间内从2500人变成了150万人,新片场也从这部网大中拿到大概几百万元的分成。 这之后新片场提档加速,又推出了《不可抗力》《痞子兵王之特种使命》《男狐聊斋》《四平青年》等多部网大作品,以至于外界一度以为新片场是一家网大公司。这些网大作品也让新片场2016年的营收较上一年翻了10倍达到7300万元,网大作品贡献了其中的70%。 现在,新片场已经成为网大领域排得上座次的制作公司。2018年初上线的网络电影《镇魂法师》,更是创造了网络大电影行业的票房冠军,刷新了票房纪录,最终分账3555万元。 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新片场在网大领域拐了一个优美的弧线,不仅拓展了创作的边界,还完成了一轮自身造血。这为它后来能够搭乘“短视频”的东风,奠定了基础。 除了抖音快手,短视频这块大肥肉竟然还有这种吃法 从MCN到MPN 现在,MCN几乎成了短视频创业公司讲故事的标配。事实上,新片场是国内最早引入MCN概念,也是第一个将这个概念本土化的网络视频公司。 MCN是个舶来品,指的是将PGC(专业内容生产)内容联合起来,在资本的有力支持下,保障内容的持续输出,从而最终实现商业的稳定变现。但在国外,只有YouTube一个平台,内容变现的途径和方式相对单纯;而国内平台众多,不同的平台有不同的特点和受众,需要更精细化、更有针对性地进行运营。因此,新片场延伸出了MPN的概念,意指为多平台分发的网络视频公司。 刚开始,新片场主攻的渠道是微博,因为微博是国内最类似于YouTube的平台。“借着微博快速发展的流量福利和相对倾斜的政策福利,我们也发展了起来。”新片场集团副总裁、联合创始人陈跃告诉记者。 抖音崛起之后,新片场迅速从已有的内容当中挑选出适合抖音的部分,制作成竖屏进行推广。王小潮就是成功案例之一。她原本是新片场短视频品牌“魔力美食”中的红人,抖音崛起后,团队将她的内容从原有魔力美食的视频里分离出来。这个梳丸子头、戴小圆墨镜的女孩会在视频中用大白菜茄子拼成《第五人格》杰克公主,或者一边说rap一边烤制《复仇者联盟》饼干,这种结合美食和嘻哈的清奇画风,让她在很短时间内就拥有了超过260万粉丝。 看准流量的方向,可以说是一个MCN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 目前,新片场短视频内容团队分为3个体系,A场负责做传统栏目类、偏媒体化的内容,比如场库、造物集、理娱打挺疼等;B场主要做内容合作业务,比如与腾讯联合出品《神马旅行团》;C场做红人项目,生产抖音等新平台内容。 可以说,这三个分类囊括了时下热门的视频流量平台。新片场根据其不同的类型和性质进行分类,更能找到有效的玩法。 盈利组合拳 2018年8月15日新片场发布了2018年半年报,上半年营收1.45亿元,同比增长199.92%;净利润为141.68万元,较2017年同期亏损1988.08万元,首次实现扭亏为盈。 新片场的的连续亏损一直是媒体关心的问题。陈跃并不讳言:“对于投资人来讲,视频内容赛道的潜力和新片场在赛道上所处的重要位置,以及新片场这些年表现出来的强劲营收能力是他们最为看重的。” 根据公开数据,新片场主要的亏损在短视频上。“短视频的变现还并不是很成熟,但短视频本质上是在占据用户的‘信息流’,通过获取用户的时间来影响用户的认知,未来,短视频行业的‘二八’效应会越来越明显,20%甚至10%的人能获取行业90%的收益,优质内容不必担心商业化。” 事实上,短视频的盈利方式无非4种:广告、电商、知识付费,以及平台分成。新片场的优势在于,在一个产品上综合运用这些变现方式,打出了一套组合拳。 以新片场旗下的短视频栏目魔力TV举例,新片场尝试了自由品牌电商、游戏联运、平台广告分成、品牌广告,以及推出付费产品《电影自习室》几种商业化模式,其中,单个栏目的广告营收已突破千万元,付费产品也有200余万元流水。 不仅如此,新片场还在尝试寻找新的盈利模式。短视频IP的衍生授权收入目前虽不是重头业务,但新片场也在做提早布局,比如魔力美食衍生的IP形象妮妮兔等MagicFriends角色,均推出了萌系周边。 2018年,著名的短视频节目《陈翔六点半》推出网络大电影《陈翔六点半之铁头无敌》,分账破千万元。这让短视频领域的从业者们看到了头部短视频IP孵化长内容的可能性,新片场也正在筹划将旗下的另一个短视频栏目“小情书LOVOTE”衍生成网剧。 不赚钱的部门 新片场位于南锣鼓巷菊儿胡同的办公区域是一栋4层小楼,其中第1层是影业,第2层是短视频,第3层是社区。其中,社区中大概有40万注册用户,但依然处于烧钱阶段,主要支出是服务器成本和人力成本。尹兴良经常跟员工开玩笑说,只要把最上面一层楼炸掉,公司立马就能盈利。 但这个不赚钱的部门,才是新片场的核心。用陈跃的话说,新片场社区为公司的内容制作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人才和灵感来源。 为了维护社区的日常活跃度和培育人才,新片场相继推出了“导演Family”“制作人工作室”“新片场基金”等扶持计划;并开展“开放日”“NEWERA短片大赛”“创作吧少年”等线上线下活动。这不仅激发了社区认证创作者们的参与热情,也通过口碑效应吸引到了更多新人的入驻。 最后的竞争,是创意的竞争,更是人才的竞争。 目前进行视频内容生产的公司多如牛毛,竞争也是异常激烈。但新片场与其他公司有个的显著区别,就在于新片场社区所聚集起来的超百万的创作人。这为新片场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人才供给与业务拓展的可能。 为了强化这一优势,在2017年的时候,陈跃带领团队开始探索互联网增值业务——新片场学院及新片场素材,仅仅1年时间,新片场学院便发展成了国内影视教育领域规模前列的在线及线下教育综合体。 从整个赛道来看,网络视频市场的容量依然未饱和,源源不断的新鲜事物会被创造出来,未来的想象空间仍然很大。对于像新片场这样的,在不断变化和发展的市场中寻找生存路径的公司来说,稳住地盘的同时,进行多元尝试,或许将成为活下去的关键。
快手,抖音,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