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薅羊毛”的法律后果,你了解吗

门诊问题:

利用平台漏洞“薅羊毛”能获法律支持吗?因平台自身过错造成的损失该由谁买单?“薅羊毛”可能面临哪些法律风险?

门诊专家:

南华大学经济管理与法学学院副教授欧阳爱辉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副教授高艳东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陈一天

专家观点:

◇无论普通消费者还是“羊毛党”,如果是利用平台漏洞得益,符合法律对不当得利的界定,应予以返还。

◇平台有权拒绝用户利用网站漏洞得益,以此维护自身的权益。

◇若造成的损失完全系平台自身过错,消费者并无任何欺诈等心态,平台不能随便拒绝交易。

◇对于普通用户和“羊毛党”,其法律责任应根据获利程度的不同区别对待。情节轻微尚不构成刑事犯罪的,依据民法关于无效民事行为和不当得利的规定处理;情节严重或者数额巨大的则可能触犯刑法,涉嫌刑事犯罪。

1月20日,拼多多平台发生一起“薅羊毛”事件。有网友发现,利用平台漏洞可领取100元无门槛优惠券,以低至0.46元的价格购买到价值100元的商品。记者注意到,此次部分拼多多用户在网上发布漏洞消息,晒出话费、Q币充值截图等“作业”后,引发了大批“薅羊毛”行为。

对此,拼多多平台第一时间修复漏洞,收回了用户领取且尚未使用的优惠券,对已购买的商品,建议终止物流派送。同时已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对涉事黑灰产团伙予以打击。工作人员解释优惠券是系统误发,“5元无门槛优惠券”将作为补偿发放到涉及的账户,但大部分用户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

近年来,用户利用平台漏洞“薅羊毛”现象时常出现。受访专家提醒用户,类似这种利用商家漏洞的“羊毛”尽量不要薅,更不能使用技术手段获取不当利益,大量恶意“薅羊毛”可能被重罚。

利用平台漏洞获益应返还

1月21日,拼多多发文回应“优惠券漏洞”为“套券诈骗”的网络诈骗案件。拼多多并不是唯一一个被“捡漏”的平台,此前,由于各种原因被“薅羊毛”的平台屡见不鲜,而各家的处理方式不尽相同。万豪酒店出现酒店订单bug价,酒店最终取消已订房用户订单,平台赔偿5000积分;去哪儿网、东航因系统失误而出现的超低价机票订单,最终宣布均正常出票;100美元一晚的Airbnb(爱彼迎),用100元人民币支付也够的汇率bug一事,Airbnb表示不追究货币种类支付……

对于被“薅羊毛”,近年来有的平台选择为自身失误造成的损失买单,有的则选择撤回失误优惠等方式挽回损失。作为普通消费者,绝大部分网友都认为,这种“薅羊毛”行为,用户不承担责任。那么,“薅羊毛”者是否该为平台的失误买单呢?

“无论普通消费者还是‘羊毛党’,利用平台漏洞得益,符合法律对不当得利的界定,理应予以返还。这在民法总则第122条中有明确规定:因他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其返还不当利益。”南华大学经济管理与法学学院副教授欧阳爱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副教授高艳东补充说:“平台作为受害方,有权拒绝用户利用网站漏洞得益,以此维护自身的权益。受害平台可以以‘重大误解’为由,撤销领取优惠券、订单等行为,不再履行与用户之间的合同义务。”

平台要为自身过错买单

“若造成的损失完全系平台自身过错,消费者并无任何欺诈等心态,在这种情况下平台要求强制返还,会给消费者造成较大损害,属于明显限制了消费者权利,加重了消费者的负担,此时平台是不能随便拒绝此类交易的。当然,专门黑灰产团伙不在此列。”欧阳爱辉进一步解释说。

欧阳爱辉称,倘若消费者自身权益因平台单方面终止履行合同而严重受损,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6条,可以要求商家继续履行合同或一定程度上履行合同。

290名消费者被亚马逊平台单方取消订单维权胜诉案就是典型一例。2014年,亚马逊将一款售价为949元的“智能家居扫地机器人”标为94元,结果在不到12分钟产生了3.4万张订单。之后亚马逊对该款产品进行下架,并以“标错价”为理由擅自删除了相关订单,退回买家已支付的货款。2017年3月27日,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经过审理,终审判决亚马逊经营方北京世纪卓越应当承担由此带来的不利法律后果,向提起诉讼的290名消费者分别赔偿每台机器的订单金额与市场价之间的差价855元,律师费3000元。法院的判决理由是:若网购平台不承担赔偿责任,将不利于对虚假促销、恶意单方砍单行为的规制。该案被评为年度消费者维权典型案例。

恶意“薅羊毛”或触犯刑律

电商时代“薅羊毛”盛行,“羊毛党”已经成为一种互联网生存现象。利用平台漏洞“薅羊毛”的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偶尔利用平台漏洞捡漏的普通用户;二是明知是漏洞却依旧多次“薅羊毛”的“羊毛党”;三是以此谋利的黑灰产团伙。众所周知,第三类群体往往和违法甚至犯罪联系在一起,但大众对于前两者在“薅羊毛”时可能承担的法律风险却不甚了解。

“羊毛党”多会抱着“我凭本事薅到羊毛有什么错”的想法,事实上因“薅羊毛”而被追究法律责任的不在少数。如曾引发社会极大关注的许霆案、何鹏案,二者同因利用自动提款机故障,取出超过账户余额的钱而被判刑。

“对于普通用户和‘羊毛党’,其法律责任应根据获利程度的不同区别对待。”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陈一天表示,情节轻微尚不构成刑事犯罪的,依据民法关于无效民事行为和不当得利的规定处理;情节严重或者数额巨大的,则可能触犯刑法关于盗窃罪、传授犯罪方法罪的规定,涉嫌刑事犯罪。

相比普通消费者和“羊毛党”,黑灰产团伙显然更令各家平台头疼。阿里巴巴与南都大数据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18网络黑灰产治理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网络安全产业规模约为450亿元人民币,黑灰产高达近千亿规模,且后者的发展速度更快。

“若是黑灰产团伙自行制造了优惠券等漏洞,利用互联网公司‘预设的同意’(规则)骗取财物,构成诈骗罪。”高艳东分析说:“黑灰产团伙将网站漏洞广为发布的情形下,若有其他用户通过该团伙公布的漏洞实施大量窃取优惠券的行为,则构成盗窃罪的共犯。当其他用户本身不具有利用漏洞获取非法利益意图时,该团伙构成盗窃罪的教唆犯;当其他用户本身就希望通过漏洞获取非法利益时,提供信息的该团伙构成盗窃罪的帮助犯。”

为了规避可能出现的法律风险,高艳东建议,普通用户应严格按照网站提供的方式方法进行操作,获取正常范围内的优惠。“正常使用已有账号或者正常注册账号,不利用平台漏洞,不使用技术手段获取不当利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赵斌自媒体 » “薅羊毛”的法律后果,你了解吗

顶 (0)

评论 0

◎如是广告,评论将无法显示,博主微信/QQ:80747084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支付宝首页搜索: 538757204 领取12月支付宝现金大红包福利

推广者专属福利,新客户无门槛领取总价值高达2775元代金券,每种代金券限量500张,先到先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