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薪百万和月入5千,他们的焦虑一样吗?

来源:赚贝金融

阅读量:浏览: 186

发布时间:2019-01-14

何为格差社会?“格”即等级,“差”乃差距。 “格差社会”即阶层固化、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的社会。——《格差社会》 -1- 前几天支付宝年度账单发布,极好看的设计并没有掩盖住账单本身带来的恐慌(或许还有些许得意?) 26岁的小西“惊喜”地发现,支付宝花掉的钱比她想得要多,由此诞生了一种她赚得还可以的错觉。 如同她的所有同龄,她在花钱这件事上从来没有亏待过自己。“财务自由”达不到,他们努力让自己处在“消费自在”的状态。 父辈们挂在嘴边的“攒钱”对他们来说,是???不明所以。 十几年前成书的《格差社会》调查发现,日本青年的贫困率仅次于独居老人。青年贫困率如此之高首先归咎于日本经济环境的不景气,导致非正规劳动者的增多,通俗点说,短期打工人数增多。 除了大环境,再来看当下青年消费观,月入1w但常换300支口红的女性不在少数,从此类动作推测出去,20代的年轻人在“敢花钱”的道路上正一去不回头。 小西从2019年开始记账,她用1个小时计算了2018年的收支情况,发现入不敷出。 虽然年轻人们看起来都是穷并快乐着,但《格差社会》说出了隐忧:凭借乐观精神度过贫困的青年们,如果不建立家庭,就会以贫困的一人户状态进入中老年。那时候,只能依靠更好的社会保障政策。 年薪百万和月入5千,他们的焦虑一样吗? ▼《逃避虽然可耻但是有用》 -2- 2017年底发生一场大火,把困顿从六环烧到了三环。 北京的贫富之殊就像全国的缩影,五环外的生活尤为真实。 从拆除违规建筑开始,老关一家三口就到处寻摸房子,不消说,现在这个地方肯定是违规的。找房子的条件是,就在这个区,不贵。 他以为拆房子不是一时之事,没想到一张强制驱赶通知贴了出来,随即断水断电。 于是在8月的艳阳下,夫妻两个人出去找了一天房子。好在找到了。 三个人赶紧搬离了臭气熏天的违规板房,地上垃圾尽散。 新搬去的村庄临近六环。 因为外来人口的扩张,村里的原住民都给自己家盖了二层楼,一层楼开出四个门口。 一个八户之房板板正正地立在那里。 每家20平米,独立卫浴,1000块钱。 院子里贴着通知: 每户租赁人数不得超过15人。 老关算了一下,他家三口。 东屋三口,西屋四口。其余家也都是一家子,得有20个人了吧。 管他什么安全隐患,全北京哪找这么便宜的房子去。 老关一个月5千。但工作不辛苦,有周末。 东屋家男方开物流卡车,夜班和白班轮倒,也是5千。 老关问过其他工作赚钱怎么样,工地1天180,没有休息,干一天挣一天。 城市里有太多新的东西,它们制造出了无数就业岗位。 比起在家务农,善于攒钱的他们在城市里的打拼更有意义。把钱攒够生意本儿,这些人会立刻回老家。 年薪百万和月入5千,他们的焦虑一样吗? ▼《生活万岁》 -3- 最近看了一个韩剧:《天空之城》,评论区戏称它是韩国版海淀黄庄。 在一个上流社区里,四对父母为了培养刚进入高中的孩子,展开了一番宫斗般的较量。他们为了孩子能考上国内最好的医学院,会花上千万rmb(略浮夸)请一位专职教练,三年中一直督促孩子的学业,命中率100%。 中间穿插着利用设计、抑郁自杀等各个问题。女人撕孩子教育,男人撕升职职场,中学生们也没闲着,年纪虽小野心不小,为了成绩好手段尽施。 年薪百万和月入5千,他们的焦虑一样吗? ▼《天空之城》 看似魔幻的黑色喜剧,却映照着我国部分精英阶层的现实。 这几年“中产焦虑”高频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有房有车有家年薪百万之后,面临的是更复杂的问题。 就像《天空之城》里所展示的,中产阶层非政界非财阀,他们不是天生的人民币玩家,而是一群高学历高收入的精英,说到底也是普通玩家。为了将阶层的天花板彻底打破,让子女更上一阶,他们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 年薪百万和月入5千,他们的焦虑一样吗? ▼《天空之城》 更别提,在消费过程中的攀比较量,职场中的残酷竞争,焦虑宛如日常空气围绕着他们。 -4- 项飚(牛津大学人类学院研究员)对当下社会提出了一个概念:悬浮。 “悬浮”是这样一种状态,人人都忙着工作,忙着追向一个未来。与此同时,当下被悬空了,除了作为指向未来的工具,没有其他意义。努力工作并非因为喜欢这份工作,而往往是为了攒够钱,从而今后就再也不用干这份工作。(来自好奇心日报) 技术变革带来了诸多机遇,个体的能动性很高。如果你愿意加班,你可以不断地用身体换工钱。这种“隐性的剥削”不再被人们反抗,因为它与个人意愿相关联。 《格差社会》认为,加班会带来就业岗位的缺失。 这很好理解,当一个企业需要4个人的时候,1个人如果全都做了,人力成本必然降低,企业何乐而不为。 每个人都像原子一样存在,为了个人拼命努力,却对社会的结构性变革没有兴趣。 大家都在着急解决当下的自己的问题,看似是奔向一个更好的未来,但这个未来又是模糊不清的。于是我们就像在空中悬浮,迷蒙中可能在让事情变得更坏,比如“加班”间接地扩大了社会格差。 当社会的不平等在加剧,巨大的焦虑和恐惧开始形成,人们争先恐后要“上车”:每一趟驶过的车,都是末班车。——项飚年薪百万和月入5千,他们的焦虑一样吗?-5- 每个国家在一个发展迅速期都有着差不多的计划: “他们认为经济效率提高就意味着蛋糕能做大,社会整体变富裕,最终能恩泽底层人群。要促进竞争就不能看结果平等,而要注重机会均等,在竞争中败下阵来的人只要依仗社会保障网即可。”(《格差社会》) 在当下的美国和日本,做大的蛋糕并不会惠及底层,只会被上层独享。也就是富裕的人更加富裕,贫困的人更加贫困。 在现代社会,变化已是常态,快而新带来绝对的价值。消费社会的深化和信息技术的革命消除了各种界限,人人都可以选择各自的生存方式。但同时,新的不平等也产生,各个阶层的龟裂和分化越来越严重了。 你可以正视现实,我们的格差已经大到了严峻的地步。 也可以安慰自己,我们普通玩家,总归是要被焦虑推着走的。 年薪百万和月入5千,他们的焦虑一样吗? ▼《生活万岁》 人们对社会和历史的认识开始动摇,对于改变现实的无力感在悄悄蔓延。 一个任何人都感觉难以生存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年薪百万和月入5千,他们的焦虑一样吗? ◎岩波新书系列02,日本经济学会会长,用翔实的数据揭示了一直不受重视的年轻人失业、女性贫困、老年人无依无靠等格差社会的严峻状况,并提出解决之道。作者不拘于经济学家的立场,以人文主义的关怀,试图为弱势群体发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