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来到我的家乡之后,一切都变了

“互联网不就是一张网嘛,把大家都圈进来,我们这种人落伍了,就是没有被圈进去。”

互联网发展的速度,有时会被低估。

尤其是对于那些远离家乡,在城市中打拼的人,因为他们能最早享受到互联网发展的红利,所以这有时会让他们忽略,互联网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强大,强大到可以改变他们遥远的家乡。

这里有几个人的故事,他们来自全国各地。今年春节,他们回到了家乡,才发现在互联网的影响之下,自己印象中落后的家乡,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作者:功夫仓鼠

坐标:广东陆丰

我不识字的妈妈学会了用微信

妈妈从小生活在重男轻女的家庭,没上过学,也不识字。

但今年过年回家,妈妈竟然跟我说起微信,要给我看小视频。原来是姐姐教会了妈妈玩微信,妈妈加了我的微信号,接了家里面的wifi说要跟我视频,妈妈一按,我的手机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咚咚…….

点开那个绿色图标的电话标志,和妈妈坐在一起看着手机屏幕,我说“妈,你真棒”。另外一个手机传出了声音来,“妈,你真棒”。

互联网来到我的家乡之后,一切都变了

妈妈哈哈大笑,这时候二伯母来到了家里面喝茶,家里面还有一个手机,妈妈当起了老师,教二伯母玩微信。“按这一个键可以让屏幕亮起来,然后滑动屏幕。”

妈妈指点着二伯母,我看着她们,觉得她们学习微信的样子真美。

作者:可可西里的云

坐标:广西桂林

像玩QQ空间一样拍快手

每天晚上七点多,妈妈都会去村口的球场跳广场舞。

喜欢跳舞的妇女们专门建了一个微信群,在群里,大家会分享自己喜欢的舞蹈,都是从一个广场舞的App上看到的,做饭做家务的时候她也会把舞蹈视频开着,听音乐、听讲解,不时还跟着跳。

除了很多广场舞视频之外,还能在这个App上分享每天的个人动态,妈妈有时候还会关注那些舞蹈老师,买跳舞的衣服,看她们日常写的文章。还有一些分享生活妙招、做手工的视频,我心里暗暗叹到:这个App怎么啥都有!

我弟弟刚满十五岁,在镇上的初中上学,他和他的同学们都拍快手,就跟我们以前的QQ空间一样。

互联网来到我的家乡之后,一切都变了

我弟有一位比较特别的朋友叫小东,他的快手账号有几十万粉丝,发的内容全是他喜欢的明星——卓依婷。小东初中没毕业就去广东打工了,但对于小东来说,去广东也是自己接近偶像的机会,所以他在当地后援会中特别积极。

他追星这事儿村里人都知道,都说他不切实际,连自己都养不活,还追星。不过我惊讶的是,他喜欢的竟然不是当红流量明星,而是唱《恭喜发财》《捉泥鳅》的卓依婷!

作者:叶知秋

年龄:22

回不去的韩国烧烤和烟花

远在贵州的表哥一家已经有十多年没来我们家过年了。今年他们终于来了,但我的家乡也已经和十年前不同了。

曾经每年过年我们都会在韩国烧烤的摊位里面,一边吃烧烤一边等着新年的到来,现在卖韩国烧烤的一条街,已经变成了商业气息十足的所谓“黄金地段”,而广场上舞龙的手艺人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烟花也看不见了。原来除夕零点前的烟花响彻云霄,我和表哥堵着耳朵前行,沿着南江路的阶梯下到河滩上,那里是放烟花和看烟花最好的地方,但今年为了保护环境,全市禁放烟花爆竹。

互联网来到我的家乡之后,一切都变了

作者:南蛮夕晗

坐标:湖北恩施

父亲曾排斥智能手机,现在:“真香”

我家安装WiFi的步伐,是走在全村前面的。

报装拉网线工程量很大,所以我为我们家选的是一种不需要网线就能上网的路由器,相当于办无线网卡套餐。

过去我和父亲提起智能手机时,他拿着自己的老式直板手机对我说,“手机耐用就行,能打电话,能发短信就可以了,不需要上网”。然而前天他在刷抖音的时候,我问他还记不记得当年说过的话,他表示从未说过。

“山沟沟”里的叔叔伯伯们,都走进了信息时代,他们用农村淘宝买农机、买服装、买年货,用手机查天气预报……以前他们在下地之余,用看电视来放松,现在他们有着多样化的选择。

也许,父亲这辈子不会去布达拉宫,但是我发现——他手机的高德地图上却有着详细的出行路线搜索痕迹。

作者:chacha0113

坐标:重庆

如果报纸停办了,老年人要怎么办?

我的爷爷今年81岁,使用的手机从来都是老年机,大按键、强声音、简单功能,智能手机的使用方法,他是没有精力去学了。所以他也一直延续着以前的习惯:看报纸、看新闻联播,出门溜溜弯喝喝茶,要不就呆在家里看电视,电视播放什么就看什么。

今年回家,我发现家里一直订购的报纸变了。父亲说,订报纸这件事不过是因为每年都订习惯了,其实订回来也没人看,换报就当是换个口味。

以前的一份报纸,内容多的时候会有好几十版,政治、财经、时尚、体育……内容丰富,读完得花好长时间。可现在,报纸变得越发的薄了,有新闻价值的内容越来越少,市民投稿的文章和小诗有时却占据了一整版,只用三两下就可翻完。

我有时会想,如果报纸都停办了,像我爷爷这样的老年人怎么办?

作者:若水君之

坐标:黑龙江齐齐哈尔

带多年没出门的老人吃烤肉看电影

今年回家走亲戚的时候,要是不想在对方家里玩,我们会一起出去,吃烤肉或者看电影。

有没去过的老人说:“大冬天的能把肉烤熟吗?要去电影院就那一张大幕布,我早见识过了!”等待着他到了这里,他不由地赞叹:“好多年没出过门了,今天出门真的是大开眼界。”

冬天的烤肉和夏天一样好吃,配上啤酒则更有味道。肉放在电烤炉上,不一会儿就肉香四溢,完全不用担心碳烤炉容易出现的问题。电影院也把放老电影的大幕布,换成了3D银幕。不止如此,还新引进了5D立体电影,那身临其境的体验更是让人流连忘返。

作者:疏风

坐标:四川庙坝

三岁的小表妹每天拿着手机看小猪佩奇

智能手机使用人群“低龄化”已经成为小镇的普遍现象。街头巷尾随处可见几个小孩聚在一起,围绕着一块或者几块五六英寸的屏幕不亦乐乎。

就连我家刚满三岁的小表妹,都对玩手机抱有极高的兴致,她不仅学会了打电话,还能在冗长的微信通讯录名单中准确找到舅舅的名片并拨通视频通话,一旦她闹脾气不听话了,只要把手机给她把玩,即刻喜笑颜开,烦恼皆忘,比任何玩具糖果都管用。

互联网来到我的家乡之后,一切都变了

小镇的网吧也经历着寒冬,虽然春节期间看上去座无虚席,但网吧老板却摇着头叹息说,“这些都是虚假繁荣,春节放假,没得智能手机玩的小孩子得了压岁钱就来这里玩游戏了,平常基本没什么人。”

我问母亲:“您觉得什么是互联网?”

“互联网不就是一张网嘛,把大家都圈进来,我们这种人落伍了,就是没有被圈进去。”母亲说。

作者:孙信茹

坐标:云南省保山市

石龙村的山歌在微信群里

石龙村是个古老和传统的白族村寨,虽然世居有白、彝、傈僳三个少数民族,但白族人口比例达到了92%。对于这里的白族人来说,因为世代都有传唱白族调的传统,村民们有“生下来就听白曲,就会唱白曲”的说法。

66年生的董德华,一直在家务农,从未外出打过工。他的微信里,只有16个好友,基本都是家里人。除了偶尔和家人的通话联络,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在微信里听听白曲。

每天下午6点多,他加入的山歌群里就热闹起来。他不唱,却时常喜欢发表下评论,怂恿唱歌的人“好听好听,继续唱”,微信群里的对歌,常常要持续到深夜11、12点。对于他来说,山歌群就是他网络世界的中心。

互联网来到我的家乡之后,一切都变了

在石龙村所有使用手机的村民里,30%左右的村民都拥有自己的各类微信群,而在种类繁多的群里,加入山歌群的人数最多,比例大约占到有群人数的60%以上。

更让人惊奇的是,一旦有山歌群的村民,就不止加一个群,少的4、5个,多的甚至有上百个山歌群,大部分村民也有一二十个山歌群。

聊到和手机有关的话题,村民们最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手机太卡了,只有删掉很多山歌群,不然么,以前更多喽。”

作者:春哥才是哥

坐标:山西阳泉

微商,直播,跨境电商……在我的家乡一个都没少

我的家乡,在经历失业潮,经济萧条潮后,互联网也渗透进来了。微商,直播,跨境电商……一个都没少。

我有高中同学,辞职了做主播。有个邻居,专门去县里租房子,做直播。他的家人非常自豪的跟身边的人说:在电脑上就可以赚钱。

互联网来到我的家乡之后,一切都变了

我的一个初中同学,经常找我借钱,或者直接发我一个链接,让我帮他充值。都是打赏女主播或者是私聊房间需要开通会员的。

我们的父母辈,也在互联网里面活跃着。为了把拼多多里面满是套路的虚拟奖金提现出来,他们可以早上四点钟就开始操作:分享,发群,邀请。薅拼多多的羊毛。年龄最大的参与者有70多岁。

作者:糊涂涂

坐标:四川简阳

过年期间,村民都跑到马路上抢红包

我的家住在离简阳市不远的一个小镇上,这次回到老家真的是让我眼前一亮。

滴滴和共享单车都进入了简阳,在简阳的街道旁随处可见摆放整齐的哈罗单车。商场、超市或菜市店家也开始支持微信或支付宝付款。

互联网来到我的家乡之后,一切都变了

因为我们村里的移动信号不太好,唯有屋外面的马路上有信号,过年这天,吃过午饭和晚饭,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来到马路上,那景观可谓不得了啊!马路左边右边人手一个手机,蹲着,站着,坐着,解锁各种姿势抢新年红包。

作者:四金Kinson

重庆大学学生

这个春节,我爸学会了“集五福”

今年春节,父亲从我们年轻人这里知道了集五福。

在他开始集福卡之后的几天里,我时常能看见他对着各种带“福”字的东西扫:对联、家里的门、集市上的商品——只要他想起来今天还没有扫福卡之后,就会拿出手机对着这些有福字的东西扫,偶尔遇到周围没有福字的情况,他也自己会写一个福字来扫。

开奖之后,他拿到了一块九毛八,我笑他还不如我拿得多,但他倒是不在意,跟母亲一起边包汤圆边说图个彩头而已。

“再怎么我也是有五福的人了!”他说。

作者:是李生啊

坐标:内蒙古锡林郭勒

我爸想刷上快手真不容易

草原上地广人稀,信号的覆盖永远是一件难事。

我回家的时候,恰好赶上电信局运输信号塔和无线设备,母亲说年后就能把信号塔架在离家不远的那座山上,到时就能在家里安装无线网络,高清视频通话等终于变成了可能。

2017年,一根根水泥电桩运进草原,当电力工人安装并调试好电箱和线缆之后,电闸推上去,草原上终于有长电了。

智能手机,信号,电力,闲暇的时间,成就了快手在父亲这一类人中的风生水起。

互联网来到我的家乡之后,一切都变了

父亲喜欢看一个大货车司机的直播,他说看那家伙吃饭特别香,自己也有了食欲。大爷喜欢看那些养狗的人,他有一只狗养了十几年,对那样的感情感同身受。他们之间也会互相关注,观望一下各自的生活,然后相互开玩笑。

旧印象里,父亲敦实,老实,踏实,满脑子想的是他的那些羊,再就是他的儿子。他不能很熟练地使用智能手机,最多也就是用用微信,其实也不太熟。但现在,父亲会拿出手机熟练地开始刷快手。一个一个小视频划过去,偶尔点开一下直播。

作者:Uxio

坐标:贵州从江

在家乡街上闲逛,竟然碰见了“无人超市”

一天,我正在从江县高增乡里闲逛,忽然发现了一家小店,这家店位于离倾斜的水泥路不远的地方,店牌上写着“高增村无人售菜市场”九个大字,一下把我吸引住了。

走进“市场”,里面有一货架,一把称,还有满地的菜篮子;除此之外,就只有“内有监控,自觉放钱”的简陋标识和藏在角落里的监控。

互联网来到我的家乡之后,一切都变了

村里的农民把自家种的菜拿到这来售卖,有的在小纸板上写上单价“2元/把”、“5元一瓶”,用绳子绑在菜篮上,再在菜篮上系一个塑料袋,用来装钱,货架上有“可微信支付”的标签和二维码。

对于村民来说,他们可能不懂大城市里的“无人售卖”,但他们却通过另一种“无人售卖”来实现村民之间互帮互助,互相致富,发扬诚信与善良的美德。这是一种温暖于心的人文关怀。

作者:ElenaSS

坐标:浙江

扫码支付方便了我家的草莓生意

2012年左右,我家开始做上了草莓生意。

刚开始卖草莓做生意的时候,由于没有经验,经常会出现零钱不够用的情况。要跑到超市、各种小店去换零钱,但是人家也只会给你换一张,除非自己买点小东西,然后把整钱找开。

互联网来到我的家乡之后,一切都变了

后来,越来越多的顾客提醒我们弄一个收款码。我们也逐渐将这种方式带入了日常化的草莓售卖过程中,可是仍有人特别不放心,特别是村里老一辈的人,总会担心一扫钱会全部都没了。

2018年寒假我遇到一位大约60多岁的老大爷,他儿子带他买草莓吃,当他儿子扫码付款时他突然喊了一句“别用微信,她等下人家把你钱全部套光了

我奶奶以前算账总是小心翼翼,生怕给人家多找少找了,每次都要算好几遍,现在她也不担心了,由于不认识字,她就拿着爸爸的收款码,每次支付完就打个电话问有没有收到钱,别提多小心可爱了。

你的家乡、你身边的人被互联网改变了吗?

来源:刺猬公社编辑:赵思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赵斌自媒体 » 互联网来到我的家乡之后,一切都变了

顶 (0)

评论 0

◎如是广告,评论将无法显示,博主微信/QQ:80747084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支付宝首页搜索: 538757204 领取12月支付宝现金大红包福利

推广者专属福利,新客户无门槛领取总价值高达2775元代金券,每种代金券限量500张,先到先得。